通信技术基础 -- 复用技术  -- CDMA
    CDMA的学习历程     作者 LTE学习大使孙宇彤(微信关注

 页码1    发表日期11-12-23    已修改11-12-27

  第一次接触CDMA是在10年前,那时还在UT,因为准备搞3G,所以请了北邮的老师来讲CDMA,内容应该是北邮自己的课程。当时就觉得与PHS相比,CDMA真是太复杂了。
  一晃十年过去了,CDMA技术或多或少,一直不离左右,但是直到现在(2011年底),我才有底气说,我终于读懂了CDMA。

  第一阶段:雾里看花
  我对CDMA的第一感觉是正确的,现在看来,理解CDMA需要很深厚的功力。第一次学习CDMA的时候,没有遇到名师,没有找到很好的参考书,因此只朦朦胧胧看了个轮廓。不过还好,日后的工作与CDMA无关,因此雾里看花也没有什么影响。

  第二阶段:依葫芦画瓢
  2004年的时候,准备写《CDMA空中接口技术》,CDMA就成了一个必须攻克的技术壁垒。
  这时,我主要参考了一些书籍,尤其是《CDMA系统工程手册》以及CDMA的网站,对CDMA系统应该说认识很深入,但是对CDMA原理的理解还是很肤浅的,基本上是人云亦云,只是想出了一个“筛选”的比喻,用来描述解复用的效果。现在看来,对CDMA原理描述并不准确,比如认为Walsh与m序列都用于扩频。不过,这种看法基本上是CDMA技术书籍的标准口径。

  第三阶段:误入歧途
  2005年开始投入WCDMA的工作,读了一些WCDMA的参考书,参加了WCDMA的培训,看了一些WCDMA的规范,在这里,被引入歧途。原来对CDMA原理就是一知半解,一看参考书、规范和培训资料中讲信道化码用于扩频,就接受了,并产生了相应的思维定势。
  这个阶段延续到2010年,当时着手写《WCDMA空中接口技术》,针对WCDMA系统的思考与分析变得十分深入。但是对于CDMA的原理,还是沿用了错误的提法,将信道化码描述为扩频码。
  
  第四阶段:顿悟
  今年【读懂通信】网站上线,这期间整理相关的术语,其中涉及到扩频,促使我思考,到底CDMA的原理是什么?以前一直在参考书、规范和培训资料中打转转,被人牵着走;这次找了一个工具,自己来分析Walsh与m序列的频谱,这一下不得了,发现Walsh的频谱不够宽,真正用来扩频的是PN序列。这一下,将以前树立的错误观念统统推翻了。
  这才是顿悟的起点,接下来又根据Walsh序列过0点的数量,感觉与n次谐波很像,网上又找了找,发现更不得了,原来Walsh序列与傅里叶函数之间关系的确很紧密,Walsh序列可以看成傅里叶函数的数字化表达。这一下,又解决了一个大问题:为什么Walsh序列是正交的?
  思路一打开,就一发不可收拾。在研究Walsh的同时,当时还在看OFDM,总觉得OFDM与CDMA有瓜葛,不然两个为什么都要通过积分才能解出信号呢?《大话无线网络规划》的作者马华兴认为CDMA就是OTDMA,与我当时的想法很接近。不过到了年底,随着能量正交想法的确立,OFDM与CDMA关系也终于浮出水面。

  第五阶段:拨乱反正
  这些天看了一下有关扩频通信的教材,发现其中关于扩频码的描述是准确的,也就是伪随机序列。不过这并不代表这些书的理解就是正确的,因为它们没有涉及实际的系统,即只考虑了设备传一路信号,如果同时传多路信号,到底谁是扩频码估计也会成为一笔糊涂帐。

  不管怎么样,经过十年后,我的CDMA学习历程几乎可以说画上了一个句号。

  【相关阅读】
   扩频的认识过程 扰码的认识过程

Copyright 2002-2015 @LTE学习大使